中国投资论坛 - China Investment Forum

郭小碚(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原所长):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关键在实践
日期:2019-11-16

党的十九届四中通过的《决定》,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坚持和完善制度,二是国家治理。我国作为了世界政治、社会、经济等大国,未来的国家发展必须是全体系的、科学的、现代化的治理。以习近平同志组成的中央领导集体敏锐地提出并推进国家治理,是领导我国走向现代化强国的必由之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表明了中国的建设与发展道路有中国特点,如刚才提到的产业政策,由于我国还处于发展阶段,不可能全部产业齐头并进,必须走一条重点突破、以点带面的赶超道路,将建设资源包括资金、人力等集中在重点方向上。其实,发达国家对部分科研和技术的支持也应视作为产业政策的范畴。

交通运输业如何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认为首先是要在制度方面促进完善和加大改革力度。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的交通业为了尽快提升运输能力以满足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需求,采取了八仙过海的策略,各种运输方式谁有本事谁发展,到如今许多设施装备已达到较先进水平,建成了一个庞大的交通运输硬件系统。目前出现的最大问题就是制度短板,包括运输业的管理体制、运输市场的组织体系、运输活动的经营模式等等。

例如,在国家一级的管理体制方面。2008年成立中国民用航空局、2013年成立国家铁路局,均由国家交通运输部进行管理。但至今无论在交通运输业的统筹管理、发展政策与规划,以及各种运输方式衔接和运输一体化等均未达到准现代化水平,即在交通运输业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仍然落后。特别是成立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成为由国务院直管的巨型企业,负有国家规划和隐形政府的职能,一方面代表了国家的意愿,具有隐形权力;另一方面有时又以企业面目出现,要按照市场经营行事。铁路总公司成为了一枚硬币的两个面。

由此,我对如何落实《决定》而更为关注。前几位发言者都提到《决定》中有一些提法的实质内容还不太理解,一些新词尚不知其内涵,如果仅仅是创造出的一些新鲜名词替代旧名词(即造词)就有问题了,这是我所担心的。举个例子,在有关长江黄金水道的文件中发明了“综合立体交通运输”的新名词,我们看看其形成的路线图:上世纪50年代我国引入了“综合运输”,到本世纪头10年末被某部门增加为“综合交通运输”,第二个10年初又加上“立体”两字成为“综合立体交通运输”,但如何对这三个词进行定义。仔细想想,综合运输实质上就是指陆海空多种方式运输,既然综合已经含陆海空,那立体不就是重复了吗。

《决定》写的很好,观点鲜明,内容正确,难点是如何实操?如何落实?如何解决问题?像刚才我提到的交通运输部管理体制问题,民航局合并进来已经跨三个五年计划了,很多管理问题还没有理顺。《决定》里出现了一些新的提法,但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过去已经提到过的,为什么还在提?说明没有落实和解决,落实是难点。国家治理,包含行业的治理,我认为在治理能力上还要下一番大工夫。

最后在顺便谈一点看法。有专家提到了科技研发问题,我也参与过科技部有关交通研发项目指南的编写,要求有企业参加研发,但却发现都是院校和研究机构在积极地争取,企业的兴趣并不高。最后,名义上是学界和企业合作进行,但很多实际上还是院校、研究机构在那儿折腾。这个问题不解决,科技费用看着很高,R&D占比也上去了,但效果并不是太好。所以制度方面包括体制和机制的问题必须要解决,这就是治理能力。

浏览次数:213